对着祭坛一拜

- 编辑:admin -

对着祭坛一拜

 张若尘念出一句诗,道:“深林人不知,明月来相照。多谢姑娘。”
 
    “我叫鲁萱就行了!呵呵!”
 
    一串风铃般的笑声响起,随后,鲁萱几个闪身,消失在灵山之中。
 
    鲁翻天依旧站在原地,好奇的盯着张若尘,道:“张若尘。为何我以前从未听过这个名字,以你的实力,不应该如此籍籍无名。这是你的真名?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我没必要使用假名,以神剑圣地的势力,想要查出我的身份,是轻而易举的事。”
 
    鲁翻天点了点头,又道:“你的实力不弱,只可惜修为境界还是差了一些,若是真的战起来,未必接得住我十招。”
 
    在鲁翻天这样的高手面前,根本没什么好隐瞒,要隐瞒,也瞒不住。刚才那一招交手,鲁翻天就已经大致知道张若尘的境界高低。
 
    同时,张若尘也大致猜透鲁翻天的实力,的确是相当厉害的对手。
 
    先前,鲁萱说他能够排进东域年轻一代的前十,估计并不是假话。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神剑圣地,玉圣灵山。
 
    玉圣灵山,乃是十八座灵山之首。灵山之主,名叫鲁怀玉,号称“玉圣”。
 
    玉圣,看上去已经是白发苍苍,满脸沟壑,八、九十岁的样子,身体瘦得能够露出骨骼的形状。可是,他的那一双眼睛,却明亮得如同两颗星辰,能够装下无穷智慧,能够散发出永恒的光芒。
 
    此刻,玉圣捧着沉渊古剑,整个人都激动无比,双手在不停颤抖,嘴里念道:
 
    “深林人不知,明月来相照。”
 
    “深林人不知,明月来相照。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一连念了三遍,玉圣才平复心中的激动之情,将沉渊古剑放到旁边的石台上面,双目盯向鲁萱,带着期望的神情,道:“那人叫什么名字?多大年纪?除了这句诗,还说了什么?”
 
    鲁萱规规矩矩的跪在圣殿的中央,微微抬头看了一眼,还是第一次见到老祖宗如此激动的样子。
 
    要知道,老祖宗可是圣者,已经活了四百多岁的人。
 
    怎么会如此激动?
 
    旁边,鲁萱的爷爷鲁景原,和她的太公鲁冲羽,也都跪在圣典之中,显得十分恭敬。
 
    鲁景原见鲁萱迟迟没有回答老祖宗的话,立即向她瞪了一眼,低声道:“萱儿,老祖宗正在问你话,你在发什么愣?”
 
    鲁萱浑身一哆嗦,立即反应过来,在地上叩拜了一下,连忙道:“回禀老祖宗,那人名叫张若尘,大概二十岁的样子。”
 
    当玉圣听到“张若尘”三个字,眉头微微一皱,露出思索的神情,片刻之后,像是想到了什么,脸色一变,“怎么会是这个名字?怎么会……”
 
    玉圣的眼中露出睿智之光,再次问道:“他现在在什么地方?”
 
    “就在剑碑。”鲁萱道。
 
    玉圣道:“立即将他请到玉圣灵山,一定要好生接待,不能怠慢。”
 
    他似乎有些不放心,接着又道:“鲁冲羽,你去接他。记住,尽量不要让外人看见,直接带他来见我。”
 
    鲁冲羽离开之后,鲁萱和鲁景原也走出圣殿。
 
    鲁萱吐了吐舌头,有些不解,低声的道:“爷爷,那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,老祖宗居然让太公亲自去接他,面子也太大了!”
 
    鲁景原的脸色严肃,道:“萱儿,此人的来历,恐怕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大,刚才老祖宗已经密音传讯给我,让我不能对外吐露一个字。”
 
    鲁萱长大了嘴巴,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,脑海中,又回想起张若尘的身影,心中有些腻歪,低声的嘀咕了一句,“他除了长得有点英俊,似乎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地方。”
 
    ……
 
    片刻之后,在鲁冲羽的带领之下,张若尘来到玉圣灵山的圣殿,见到了玉圣,鲁怀玉。
 
    鲁冲羽退了下去,圣殿中,只剩张若尘和玉圣二人。
 
    玉圣仔细将张若尘打量了一翻,半晌之后,才问道:“你是明堂派来的人?”
 
    明堂,乃是当初明帝的旧部创建的势力,与拜月魔教一样,一直都活动在昆仑界,对抗池瑶女皇的统治。
 
    只不过,明堂的势力,主要分布在中土九州,在东、南、西、北四大域的势力相对薄弱。
 
    所以,明堂在东域的影响力,才不是那么强。
 
    张若尘虽然没有和明堂的人接触过,却知道明堂的存在,玉圣问出这句话之后,他并没有任何吃惊。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我不是明堂的人。”
 
    玉圣道:“既然你不是明堂之人,为何会知道那一句诗?”
 
    张若尘向着上方看了一眼,坐在上方的那一位老者,并不是他的六师兄鲁元植,所以,他的心中还是有防备之心,不敢轻易将自己的身份说出来。
 
    张若尘沉思了片刻,微微拱手,道:“晚辈有难言之隐,有些话只有见到鲁元植前辈,我才会回答。”
 
    玉圣微微皱眉,道:“鲁元植乃是老夫的爷爷,难道你不知道,他老人家在三百年前,就已经离世。”
 
    “什么?他已经……去世了……”
 
    虽然,张若尘早就料到是这样的结果,可是听到玉圣亲口说出来,心中依旧十分难过。
 
    八百年过去,果然是沧海桑田,就连圣者也会老死。
 
    玉圣又道:“现在,老夫就是神剑圣地的主人,你若是有什么事,或者有什么话,直接告诉老夫。说不定,老夫也可以帮你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自然不可能告诉玉圣,因为,他只相信六师兄鲁元植。
 
    别的人,可信吗?
 
    当年的事,发生得太蹊跷,就连张若尘最爱人都亲手出剑杀了他,还有什么人可以信?
 
    现在,池瑶已经登基五百年,朝廷势力如日中天,扫清**,统治八方,张若尘怎么敢随便暴露自己的身份?
 
    张若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再次拱手一拜,道:“晚辈,只是前来修剑,没有别的事。”
 
    玉圣的眼中露出几分失望的神情,目光看向那一柄断剑,继而笑道:“老朽冒昧的问一句,你是从什么地方得到这一柄断剑?”
 
    张若尘平静的答道:“晚辈是在云武郡国的武市发现了它,当时觉得它的材质特殊,于是就购买了下来。后来,请了很多炼器大师,也无法将它修复。晚辈听说神剑圣地乃是炼器圣地,所以才不知天高地厚的前来拜访鲁大师,想要请鲁大师帮忙修剑。却没想到,鲁大师在三百年前就已经去世。”
 
    玉圣道:“也就是说,在此之前,你并不知道这柄剑是用造化神铁铸造而成?”
 
    “没错。”张若尘道。
 
    玉圣笑了笑,道:“当年,神剑圣地也参与铸剑,关于造化神铁和这一柄剑,老夫知道一些隐秘。你有没有兴趣知道?”
 
    张若尘知道,玉圣是在故意试探他。
 
 379.第379章 圣坛
 
    虽然知道对方只是在试探他,张若尘却并没有立即回绝,因为,他也很想知道沉渊古剑的来历。
 
    张若尘的脸上不露出任何情绪波动,道:“愿闻其详。”
 
    玉圣高坐上端,气度超凡,每一根头发都流动着神圣光辉,身体周围有一缕缕灵气在流动,涡旋环绕,犹如坐在天地中心一般。
 
    那是圣者,才有的气度。
 
    他道:“你应该听过造化神铁的传说,但是,传说却并非是事实。八百年前,得到造化神铁的人是池瑶女皇吗?其实,不是。”
 
    “得到造化神铁的人,乃是池瑶女皇的父亲,青帝。”
 
    对于这个答案,张若尘丝毫都觉得不意外。
 
    八百年前,池瑶还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女,哪有能力邀请十大炼器师同时铸剑?
 
    只有青帝,才有这样的号召力。
 
    玉圣继续道:“造化分阴阳,分生死,分黑白。当初铸成的也并不是一柄剑,而是两柄。”
 
    “十大炼器师,绞尽脑汁,使用了各种方法,才将造化神铁一分为二,一半是黑色,一半是白色。后来又花费八十一天,一共铸成了两柄剑。其中一柄为‘死剑’,一柄为‘生剑’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的眼睛一眯,道:“池瑶女皇的那一柄白色的滴血剑,就是死剑?”
 
    “可惜已经染成血红色。”玉圣点头叹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指着沉渊古剑,又问道:“生剑为何会断?”
 
    “只有死剑,才能斩断生剑。也只有生剑,才能斩断死剑。”玉圣继续道。
 
    张若尘沉默。
 
    半晌之后,玉圣又道:“你可知道死剑为何被称为死剑?生剑为何被称为生剑?”
 
    “为何?”张若尘道。
 
    玉圣不缓不急的道:“所谓死剑,可以吸收天下苍生的鲜血,不断进阶,最终化为一柄造化神剑,天下无敌。所以说,想要让死剑成长,就必须要不断杀伐,吸收的鲜血越多,死剑才越强大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又道:“那么生剑,为何又叫生剑?”
 
    玉圣道:“死剑,可以吸收天下苍生的鲜血不断成长。而生剑,可以吸收天下兵刃,融入剑体,也可以不断成长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点了点头,道:“我明白了!兵刃,乃是杀人利器。生剑可以炼化兵刃,吸收兵刃,自然就是在拯救天下苍生。”
 
    “正是如此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叹了一声,道:“只可惜生剑已经断了!”
 
    玉圣的神情一动,捻须而笑,道:“要修复生剑,也并不是不可能的事。至少,我们神剑圣地,就有这个能力。因为,我们当初参与了铸剑,十分了解铸剑的过程。你若是放心,就将生剑放在神剑圣地,等到将生剑修铸成功,老朽会亲自派人送还给你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道:“我可以相信你吗?”
 
    玉圣露出笑意,道:“若是神剑圣地想要夺取你的生剑,你觉得你还能走出这一座圣殿吗?”
 
    “有道理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深吸了一口气,双手抱拳,对着玉圣行了一礼,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多谢前辈。修复生剑,所需的费用怎么算?”
 
    “深林人不知,明月来相照。”
 
    “这句诗的主人,与我们神剑圣地有一些渊源,既然你知道那一句诗,那么,也就无需任何费用。”
 
    玉圣又道:“老朽再问一句,你真的没有别的话要说了吗?”
 
    很显然,玉圣依旧还在期待,毕竟他等那一句诗,已经等了三百年。
 
    张若尘摇了摇头,道:“晚辈不懂玉圣前辈的意思,告辞。”
 
    张若尘再次行礼,随后就走出了圣殿。
 
    玉圣盯着张若尘离去的背影,脸色凝重,心中在快速思索,半晌之后传音将鲁冲羽召唤了进来。
 
    鲁冲羽跪在地上,向玉圣磕头,道:“老祖宗,有什么吩咐?”
 
    玉圣道:“你现在就安排人去查,一定将他的身份查个水落石出,不能有半点遗漏。”
 
    鲁冲羽疑惑的道:“老祖宗,此人到底是什么身份,值得你老人家如此重视?”
 
    玉圣叹道:“有些事,还不到你该知道的时候。你去办!”
 
    鲁冲羽离开之后,玉圣就化为一道白光,飞出了圣殿。
 
    在神剑圣地的地底,建造着一座高达九十九丈的白色祭坛,呈圆柱形,像是用白玉铸炼而成。
 
    在祭坛的表面,刻着一缕缕复杂的纹路,若是仔细观察,就会发现在那些纹路之中有一丝丝鲜血在流动。
 
    玉圣来到白色祭坛的下方,双手合十,对着祭坛一拜,道:“爷爷,那一句诗出现了!”
 
    “哗啦啦!”
 
    白色祭坛上的鲜血纹路快速流动起来,发出江河奔涌一般的巨大声音,轰鸣不绝,震耳欲聋。整个天地之间的灵气,变得狂暴起来。
 
    白色祭坛的中央,浮现出一缕缕烟雾,烟雾汇聚在一起,化为一缕圣魂。
 
    若是张若尘在这里,就能将那一道圣魂认出来,正是六师兄,鲁元植。
 
    鲁元植的圣魂,悬浮在白色祭坛的上方,全身散发出白色的光华,发出浩渺的声音,激动的道:“是明帝吗?”
 
    玉圣摇了摇头,道:“不是明帝,而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。”
了密令,倾尽所有资源,让鲁元植铸造圣坛。
 
    圣坛是用来保存圣者的圣魂,使圣者的圣魂不至于消散,同时又能积累诸圣的力量。
 
    倾尽明帝和神剑圣地的所有资源,花费五百年才铸造成功,由此可见工程之浩大。
 
    鲁元植的确是在三百年前就已经耗尽寿元而死,凭借圣坛的神奇力量,所以,才将圣魂保存了下来。
 
    玉圣沉思了片刻,道:“那人虽然只是一个年轻人,可是他的名字……却有些古怪。而且,他还拥有生剑。”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